亚洲城电脑版客户端 >国际 >查尔斯与威廉有多不和?说儿子处事天真,又被指妒忌其人气! ... >

查尔斯与威廉有多不和?说儿子处事天真,又被指妒忌其人气! ...

2019-08-02 14:17:28 来源:环球网
A+ A-

英国王储查尔斯与两个公爵儿子的关系一直迷雾重重,有报道说他们水火不容除公事场合基本不见面,也有报道说他们父慈子孝请勿传谣。

王室家庭这本难念的经,是太阳底下照不出的王权、私情、龃龉、温情和生身纽带的缠绕,剪不断理还乱。

如今,号称最真实的查尔斯王储被他的传记作者公开:他经常不会衡量儿子的心情,曾因哈里王子的婚前准备而崩溃……

小时候,他们分不清父亲到底是在责备还是在表扬。

戴安娜和查尔斯走的是截然不同的育儿路线,一个严父,一个慈母,刚柔并济。

戴安娜照顾两个王子亲力亲为,事无巨细。她会带他们去吃炸鸡快餐,教他们怎样使用各种颜色的“女王奶奶”英镑;她带他们去迪士尼乐园,也带他们去做慈善活动。

在细水长流的陪伴中,戴安娜一边履行王室职责,一边让孩子接触人间烟火气,教予他们无分高低贵贱一视同仁的爱。

相比之下,父亲的存在感微弱得多。“这种关系有点奇怪,因为查尔斯总是一个遥遥不可及的父亲,为案牍劳形。”王室传记作者Penny Junor说。

查尔斯王储终日忙于政务,通常只有周末时间和家人团聚在Broadfield庄园,有时在苏格兰Balmoral。

Broadfield农场有儿童热爱的一切,能够让两位年幼的王子释放天性,查尔斯会在农场里教王子们辨认茶隼、秃鹰等各种野生动物,区分大麦、小麦等各种农作物。

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兴奋过头的威廉手冷得崩溃大哭。“我告诉过你要带手套。”查尔斯说,“你没听,现在闭嘴”。那一年威廉4岁。

这是查尔斯和儿子们常见的相处方式,查尔斯会把孩子当作年轻成年人来对待。

在2015年关于查尔斯的纪录片中,成年的威廉和哈里回忆道,父亲曾对他们在校园戏剧中的失误抱以大笑;父亲还亲手写小纸条给他们,但由于修辞手法太含蓄,他们分不清父亲到底是在责备还是在表扬。

希腊末代国王、威廉的教父Constantine II表示,查尔斯从来都是对两个儿子晓之以理。

另一方面,查尔斯从不要求自己的孩子墨守成规。

 

有一个片段可以稍微还原早年间的情形:周五下午,戴安娜带着两个儿子从伦敦来到Broadfield,查尔斯随后坐直升机抵达。

两个小男孩跟着直升机的声音跑到房子前,雀跃地扑进了父亲的怀里,把和羊群玩耍的泥点蹭到了父亲的西装上。

 

那时他们家庭圆满,状似幸福。

 

戴妃身故后,他憎恶儿子们在公开场合悲痛的情绪外放。

1997年,戴妃在车祸中香消玉殒。

 

“我永远想不到她对我的影响有多大,我为她的所有奉献和努力鼓舞,她也将自己对慈善事业伟大的热情和能量传递给我。”威廉曾经在慈善场合这样回忆已故的戴妃。

 

但更多次,威廉表达的是戴妃身故于他而言是一个多么不可言说之痛。“我们觉得至少需要在未来20年以她之名立身,提醒每一个人她是怎样具有人格魅力的一个人。”

 

“我的母亲在为我营造正常生活这件事上发挥了巨大作用,包括她把我和哥带去看望无家可归之人也是这样。谢天谢地,我并未完全与现实脱离。”哈里这样说。

 

英媒多次报道,离婚之后,查尔斯不愿谈及戴安娜,偶尔因此和两个儿子关系紧张。

 

但知情人士爆料,多年之后,每当成年的威廉和哈里深情忆母,表述丧母哀恸和克服心理障碍的不易,查尔斯总是内心憎恶儿子们在公开场合如此情绪外放的“演出”。

 

“就好像当他从不存在。”查尔斯的一名密友向传记作者Robert Jobson这样评价,“毕竟他一直在努力当个好父亲”。

 

戴安娜死后,查尔斯接力培养两位王子人格,他比以前花更多时间陪伴威廉和哈里,避开公众视线,带两个儿子去旅行,钓鱼、打猎、滑雪、进行户外运动,在一些慈善活动中也带着哥俩。

“母亲死了,我不得不跟在她的灵棺后面走过一段长长的路,周围有成千上万的人看着我,电视机前还有更多人看着我,不管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哪个孩子应当被要求做这件事。”哈里这段话全程未提查尔斯,但外媒解读他的指责情绪无一不指向查尔斯。

当年是查尔斯向两个儿子宣布了戴安娜的死讯。“对父亲来说,其中一件最艰难的事就是告诉孩子你们的母亲死了”,哈里在2017年BBC纪录片《Diana, 7 Days》里也为查尔斯说过好话,“他一直在,他是双亲中仅存的一个,竭尽所能确保我们受保护获照顾,他当时也跟我们一样悲痛。”

戴安娜的死始终是查尔斯父子内心的一道伤,他们不愿揭开,也无法忽视。

离婚之后,戴安娜带孩子的时间更多。威廉和哈里多少听到母亲讲“那个女人”——卡米拉,父亲的情人。这也是他们父子关系中一道阴影不散的难题。

查尔斯离婚之后跟卡米拉越走越近,但照顾到两个儿子的情绪,威廉和哈里在家时,查尔斯从不邀请卡米拉前来。

戴妃死前两个月,查尔斯曾尝试向两个儿子介绍卡米拉的存在,但威廉的排斥情绪尤其重,就此作罢。

一年之后,16岁的威廉才主动提出要见卡米拉。“首次会面”的细枝末节随后被《太阳报》绘声绘色地讲了出来。

威廉当时怒不可遏,质问消息如何泄露。种种迹象都指向苦心经营查尔斯王储形象的前顾问Mark Bolland。

 

查尔斯希望儿子们意识到卡米拉会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据报道威廉和哈里从来不喜欢卡米拉,他们尽量避免跟卡米拉见面,但在公共场合尚需面带微笑。

 

“这从来不是容易的事,但两位王子适应了过程,并且意识到卡米拉给他们的父亲带来了巨大幸福,这比其它事重要得多”传记作者Penny Junor写道。

 

威廉痛恨别人告诉他要做什么,想挣脱父亲的压制。

跟父亲一样,威廉和哈里也参过军,热衷于慈善,还成立了自己的慈善基金;履行王室职责,他们义不容辞;在公众面前,他们敢于表达自我;由于在镜头面前更长袖善舞,他们比父亲更耀眼。

身为王储的父亲并不欣赏儿子们对镜头的亲近,认为缺乏王室威严。

 

和父亲那种高高在上的沟通方式不同,哈里和威廉一家都亲切称呼员工的名字,哈里甚至会给员工带杯外卖咖啡

 

威廉痛恨别人告诉他要做什么,想挣脱父亲的压制。

就像他痛恨白金汉宫里的象牙制品,一度提议要全部销毁,但在这场龃龉中,查尔斯王储的态度一如早几年,评价儿子“天真”。

娶了凯特之后,威廉和岳父岳母一家走得更近,乔治、夏洛特和路易三个孩子常是外公外婆一家带着。

 

查尔斯经常见不到孙子孙女,很是吃味,同时也担心这一家子能否胜任对未来英王乔治的培养。

 

可查尔斯明白自己受职责牵绊,并不能自由支配时间去看望孙子孙女,尤其是他偏爱的夏洛特,当年他和戴安娜一直想有个女儿。

 

现实是威廉一家的圈粉能力要比查尔斯强太多,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英国人更希望威廉越过查尔斯继位。

无论是查尔斯已故的密友Robert Higdon还是各种传记作家,不少人都曾爆料,查尔斯嫉妒儿子的光环,就像他当年妒忌戴安娜比他更受关注。

时至8102年,外媒依旧不定期更新“查尔斯会给威廉让位吗”,万种可能目前皆无从证实,像是一出权力与游戏。

哈里相对松弛一些,心上人梅根早已获得查尔斯认证“她跟哈里之前的女友都不同”,查尔斯甚至在婚礼上代替了梅根父亲把她送到哈里身边,而被查尔斯人格魅力折服的梅根也让哈里和父亲的关系缓和不少。

最近,在BBC Radio 4节目中,代班主持哈里采访父亲,还跟他抖包袱,就气候变化议题侃侃而谈。

 

“爸,我希望对你大声地说句谢谢,为了你近50年来不可思议的工作。你的无私潜移默化地促进了改变,不仅为那些走错道路的人亮起明灯,也为处在威胁中的特殊群体改善了生活状态,我和威廉每天都能从中获得启发。”哈里不久前对即将七旬的查尔斯暖心告白。

 

威廉或许对查尔斯的某些工作安排不满,但他也明白自己必须承担着王室职责负重前行。

王储宅邸克拉伦斯府发了声明,怒斥父子不和传闻“完全捏造”。

 

在时代轰隆滚过的印辄里,满头白发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被两个逐渐适应镜头的儿子甩在身后,旧世界里的君主威严像是一张老照片,照在他心里,伸手触不可及。

 

对查尔斯来说,他的儿子也已经成家立业,他们爱他、尊重他,却也有着和他截然不同的想法,如他一样敢于表达,坚持走着自己要走的路。

 

如今看客们深夜饮酒,聊到这王室父子的过往,杯子碰一碰,皆是镜花水月的回响。

 

责任编辑:鲍凶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