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电脑版客户端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8-15 01:03:12 来源:环球网
A+ A-

一名偏激的穆斯林网民怒吼“强奸他的女儿试试!”
一名偏激的穆斯林网民怒吼“强奸他的女儿试试!”

(槟城5日讯)巫统打昔汝莪区国会议员拿督沙布丁语出惊人的“强奸犯与受害者能结婚”言论犯众怒,招致全国上下,不分朝野种族的挞伐,更有偏激网民怒吼“强奸他的女儿试试!”

国阵议员也批评

拿督沙布丁
拿督沙布丁

沙布丁言论随各大媒体报道后,引来各族民众及政治人物挞伐,包括连国阵自家议员也不留情面,直接点名批评沙布丁的偏差言论。

柔苏丹后开腔反对

其中柔佛苏丹后拉惹查丽苏菲雅更开腔反对沙布丁,还反问沙布丁如果有女儿,他是否会接受强奸犯成为女婿? 除了非穆斯林网民一面倒的谴责沙布丁,就连穆斯林网民也纷纷指责沙布丁“愚蠢”、“不可理喻”、“恶心”,更有穆斯林网民讽刺沙布丁,“我希望他女儿在9岁进入青春期,并告诉她老爸她想和32岁的老师结婚,因为她已看起来18岁。”

- Advertisement -

虽然身为前伊斯兰法庭法官的沙布丁在国会中,是以伊斯兰教义观点及其担任伊斯兰法庭法官的经验发表该言论,但穆斯林网民依然不买账,除了质疑他怎么能以如此偏差的观念当上法官,更有愤怒的穆斯林网民怒吼“强奸他的女儿试试!”。

提出禁止通婚动议而遭沙布丁反驳的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对此在脸书指“动议被驳回是预料之中,不生气,但很悲伤。”,更对沙布丁的回应感到错愕,“我知道巫统不可能会支持我的动议,可是我真的是没料到他们的智力能如此低落”。

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依莎谴责,指沙布丁的言论是一个否定伊斯兰法律的“神经病”(gila)说法。雪州议长杨巧双也指沙布丁的言论让她愤怒,并呼吁选民别再让他进入国会了。

就连沙布丁的国阵同僚,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也批评沙布丁,到了21世纪还发出这种建议是可恶的。首相胞弟拿督斯里纳西尔也不同意沙布丁的观点,在其社交媒体上说:“不,这是不行的,他们不能(这样)!”

马华副总会长周美芬也发文谴责沙布丁的言论荒谬,指将受害者嫁给强奸犯等同对受害者的二度加害和以受害者的二度伤害来“犒赏”强奸犯的罪行,甚至让他可以合理的持续强奸。

此外,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也质问沙布丁“是否清醒”,并反问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其女儿或姐妹身上,他会怎样?马华伊斯兰法律与政策专案组主任颜炳寿也在其脸书抨击沙布丁恶心之极,并“希望打昔汝莪的选民把这个脑袋有问题的国会议员,永远踢出国会的殿堂。”

打昔汝莪巫统试图反击   指责媒体恶意操作抹黑

巫统打昔汝莪分部试图反击,指媒体“恶意操作”抹黑沙布丁。

事件爆发后,巫统打昔汝莪分部第一时间做出反击,在脸书专页上载沙布丁在国会的发言环节,发文指“恶意操作”抹黑沙布丁,忽略了他言论的所有脉络,并断章取义扭曲他的言论。

该篇以“媒体的恶爪(Jari Jahat Media)”为题的发文中,一名自称为国会工作人员马迪阿兹马迪(Madi Azmadi)指,自己当时清楚听见沙布丁的发言,指沙布丁一早就声明,强奸本身就是犯罪,尤其是未成年,不管双方合意与否,都必须依法惩处。

马迪阿兹马迪表示,沙布丁也举例,有一些案例是强奸犯为了掩盖罪行而结婚,警方则是根据报案才能办案,若受害人或家属没有报案或撤销报案,将会使警方无法调查,而这就是父母的责任。至于关于未成年婚姻的言论,他指沙布丁当时的言论其实是指根据各州伊斯兰法,未成年婚姻可在满足伊斯兰法庭条件下得以批准。他表示,沙布丁是指未成年的当事人只能在伊斯兰法庭法官依据状况,并作出适当裁决后,才能结婚,但《星报》新闻内没有提及此点。此外关于女童9岁的言论,只是沙布丁作为一名前法官,为举例女性可在9岁就进入青春期,而一名进入青春期的人是可以结婚。

他希望,《星报》在报道时维持操守,若要引述某人言论则应全面引述,不要乱写导致误会发生。然而,该帖文在贴出超过3小时后,仍只有60人浏览,且只有1人回复。就算如此,仍有部分巫统支持者复制该发文后,尝试到各大媒体专页回应反击,但依然遭其他愤怒的网民反驳谴责,反击效果不大。#

陈美玲:践踏女性尊严   沙布丁必须道歉

槟州民主行动党妇女组宣传秘书陈美玲发文告,针对巫统打昔牛汝莪国会议员沙布丁的“先奸后娶”论批评,指前者言论已践踏所有女性尊严,他必须就此番言论跟所有的女性道歉。

沙布丁的多句言论不仅强词夺理,甚至极度荒唐,有损国会议员应有的形象,也严重暴露其人格问题。国阵议员屡次发表践踏女性尊严和有害女性权益的话,也证明了国阵不该获得人民的支持,因为国阵的人民代议士在国会议会里,说出伤害女性感受的话而不汗颜,人民也无法再寄望他们通过制定良好政策来捍卫女性的权益。

此外,民主行动党槟州妇女组主席林秀琴州议员也说,捍卫女性权益是民主进步的指标之一,但沙布丁却在国会这神圣的殿堂发表此番退步的言论,真的让人感到十分遗憾。

文告提及,民主行动党槟州妇女组支持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要求修改 《2017年性侵孩童罪行法案》的举动,以便禁止童婚的建议。虽然,这项法案最终在昨日国会口头表决时不敌反对浪声而被通过,因为童婚只会造成更多女性受害者。

陈赛珍:言论打脸新法令   国阵需严谴沙布丁

槟州民政党妇女组不会向巫统打昔汝莪区国会议员拿督沙布丁的“先奸后娶”论妥协,并会将此事向民政党母体反映,要求通过国阵机制向沙布丁发出严厉谴责。

槟民政党妇女组也要求沙布丁,收回其“先奸后娶”论及向所有女性道歉。槟州民政党妇女组代主席陈赛珍周三发文告谴责沙布丁,并认为他的言论非常不尊重女性,甚至有侮辱女性的成份。“我无法想像一个强奸案受害者如何去面对一个曾经强奸自己的丈夫,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这么做。”

- Advertisement -

她也不满沙布丁指有些9岁女童在“生理和精神上”已经适合结婚的言论,她也不认为一名9岁女童有足够的思考能力去选择其配偶,更何况这个文明时代也不能接受童婚古老习俗。

她表示,从沙布丁的言论中可以看得出其言论并不曾站在一名女性或者身为一个女儿的爸爸的角度去思考,试问沙布丁是否愿意将其女儿嫁给一名强奸犯或将其9岁孙女盲婚哑嫁的给嫁出去?

她要提醒沙布丁,当他在国会下议院辩论2017年性侵儿童罪行法案时发出这样的言论时,正是在给这项新法令打脸。“当朝野国会议员都在很努力加强保护儿童免受性侵时,他却发表不尊敬女性,甚至不人道对待儿童的言论,这已让2017年性侵儿童罪行法案蒙上污点。”她认为,就是有像沙布丁这样的人存在,所以2017年性侵儿童罪行法案更不应该接受任何强奸犯与受害者结婚的相关条文,全体朝野国会议员都不应该支持沙布丁的论点。

责任编辑:寿狁溶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