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电脑版客户端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18 10:05:06 来源:环球网
A+ A-

黄伟益(左)和黄泉安出示本身向国会索取津贴的申请表,直呼“这是大马破产先兆!”
黄伟益(左)和黄泉安出示本身向国会索取津贴的申请表,直呼“这是大马破产先兆!”

(槟城17日讯)国会拖欠议员津贴,让“双黄”大动肝火!其中,丹绒国会议员黄伟益更遭拖欠1万6535令吉50仙,向国会追数喊说“要在野议员如何过年”,并说这是大马破产的“先兆”。

“我们(在野议员)只靠一份收入,不像国阵议员有额外收入,所以对被拖欠开会和交通等津贴,显得毫不在乎。”

他强调,自己是很需要及时索到津贴的议员,才能缴付服务中心租金、开销和助理薪金等。他周三联袂日落洞国会议员黄泉安召开记者会,直说几乎大部分在野议员,都面对相同窘境。行动党籍的东马砂、沙议员,更因先支付飞机票费用,有者被拖欠高达逾3万令吉津贴。

“年关将至,要我们怎样过华人新年呢?国会是史上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拖欠津贴),钱去了哪里?可见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有问题。”

他和黄泉安认为,东马议员每每要付上高昂机票费,是沉重负担,国会不应拖欠津贴,尤其没有其他资源补贴的在野议员,直说这看来就是大马破产的先兆了!

- Advertisement -

国会拖欠议员2017年津贴,是由行动党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率先揭露。倪可敏说国会职员告诉他,国会是因拨款用完,才拖欠议员该年10月及11月的开会津贴和交通津贴。

去年4月开始拖欠

黄伟益解释,国会规定所有国会议员,必须将当月要索回的开会、交通和住宿等津贴申请,最迟在下个月10日前上缴。国会则在同一个月中旬过账。但自去年4月的请款,国会即出现拖延。

黄泉安以本身为例,其去年4月、7月和8月的津贴申请,迟至去年11月才获国会过账。国会至今仍欠10月和11月其逾2000令吉津贴。

黄伟益也表示不认同国会公关组文告,认为这造成在野议员周转困难,国阵议员在在野议员提出相关问题时,甚至以“要去查一查过账没”,来回应媒体,“财力”非在野议员可比。

他说,国会目前仍拖欠其去年10月和11月的逾1万6000令吉津贴,要求国会尽速解决。

国会公关组:有人未按时申请 须先付逾期拨款要求

- Advertisement -

国会公关组周二发出文告澄清,强调拖欠津贴非拨款不足,全因有国会议员未按时提出请款申请,逼得国会须先支付议员们逾期的请款要求,即2015年和2016年的共133万令吉。

黄泉安驳国会公关组:遵守条规反而“受害”

黄泉安则反驳上述文告,强调在个人经验中,国会职员是本身见识过的公务员中,行政效率最强公务员之一,文件处理效率堪称一流,所以根本是国会拨款“不到位”,才是主因。“何况,国会公关组解释,等同于国会要优先处理不遵守条规议员,让我们这些安守规则议员,成为受害者?”

责任编辑:柴蚱 CN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