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电脑版客户端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24 10:15:17 来源:环球网
A+ A-

文:黄志毅

儿童往往被视为我们国家未来的栋梁,是“珍贵的宝石”。就因为太珍贵,我们保护他们,让他们远离现实生活。

所谓的现实即是在成人生活世界中实实在在所发生的事。这里值得争议的是,政治和成年人所造成的问题,可能将破坏人们尤其是孩子们的未来。

也许,成年人认为孩子太年轻,无法理解成人世界里所发生的事。或许他们是天真的,他们把事情的根源看得太简单。

当孩子出现和参与抗议和示威活动时,某些群体将批评这些人在利用儿童。这问题就在上周发生,槟岛市议员批评非政府组织让儿童参与倡导应对气候变化的活动。

- Advertisement -

这里就存在了一个疑问,即是是否允许儿童参与抗议和示威活动?如果答案是“允许”,那么哪些原因才是正确,可以允许儿童参与社运活动?如果环境和气候变化是关系到孩子们的未来,那么他们是不是可以参与抗议活动?

哪些才是正确的,可以让孩子参与的抗议活动,哪些活动又不允许孩子参与呢?

我是在一个,从小就被教导要好好的在学校里求学,长大后有个好的职业,并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的环境中长大。相信大部分与我同一代的人,也是在这样的教育模式下长大。

不是说我长大的环境不正确或不好,但我相信这样的成长环境或模式缺乏了与社会和社区产生交际的部分。

我们在教育中做得好,主要是关系到我们自己,但社会上所学到的则是关系到整个社区。 这不仅是关心我们自己和关注自我的发展,而是关心这个世界,我们生活的环境。

仔细观察,我们的教育制度是否协助我们,让我们做好准备成为成年人?马来西亚目前正在针对将国民的投票年龄减至18岁进行辩论和做准备。在这方面,我们可能在技术上已做好准备,毕竟,这只是修改选民名册,让我国合法选民人数增加。 但,这些18岁的孩子是否真的准备好,并了解治理国家的重要性和我国的政治制度。

处理环境和气候变化问题是至关重要的事。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心态,即孩子越早了解它,我们就越容易教育我们的孩子,阻止他们作出破坏环境的行为。

想象一下,孩子们喜欢的东西,从玩具到饮料,再到他们的小玩意儿,他们所使用的东西可能会对环境带来严重的影响。食品和饮料中采用一次性塑料,使用不可持续应用的产品制成玩具,这么一个简单的行为可能已对环境造成。如果孩子们理解地球被破坏的原因,他们就会更容易养成良好的习惯,不作出对环境造成破坏的行为。

我们只要看看世界上知识渊博的孩子们是如何看待事务和课题。他们皆可以被培养及教导成为未来伟大的领袖。

格丽塔·桑伯格,在15岁时就开始在瑞典议会外抗议,要求政府立即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

秀德凯特罗斯科-玛蒂纳兹在她15岁时,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及人们得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的迫切性。他说:“现在关键的是我们这一代的存在。”

玛丽科沛妮在11岁时,协助孩子们有公平的机会享有自己的权力。 她说,“我今年11岁。我们这一代人将解决政府内部的乱局。就看我们的。”

索尼达阿里扎德,是阿富汗的年轻社运分子,一直强力反对其国内所发生的迫婚问题和童婚的问题。

莫拉蒂和伊莎贝尔威尔森分别在他们10岁和12岁时开始反对使用一次性的塑料品。

还有其他儿童和青少年,如Jamie Margolin、Shawn DeAngelo、Asean Johnson及Katie Eder等,他们皆在一些关乎改善人类生活环境的活动上各自扮演了他们重要的角色。

这些孩子们的努力和行动足以让许多成年人感到羞耻和惭愧。 简单地说,这些孩子只是在说出他们所知道的,以及他们所关爱的事。

如果我们探讨成年人对事所采取的行动,我们可能会发现到许多人可能不了解他们为什么而奋斗,或者他们甚至都不想知道当中的原因。

看回数天前槟岛市议员批评儿童参与示威和抗议活动的事件,她不要忘记现任政府的领导者是当年带着孩子们参与Bersih抗议活动的部分人士。

他们也是在推广槟州交通大蓝图时安排孩子出现在活动上的人。

与其反对孩子参与某某活动,不如教孩子们做人得守承诺,并对于他们的言论持有平等的态度看待。

- Advertisement -

实际上,孩子们已经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得知全球所发生的事。根据研究,孩子们每天花超过4小时在电子产品上。我们已经失去早年长辈为保护孩子,而将孩子们与现实社会所发生的任何事务隔离的能力。最糟糕的是,互联网充斥着消极性和虚假的信息。与其让孩子远离这些不健康的信息,倒不如教导他们如何分辨是非真相。

让孩子远离社运活动,不被这类活动影响并不能保护他们。因为这只会让孩子们变得短视,未能为自己未来的生活做好准备。

如果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为有思想和能履行公民职责的国民,我们应该协助他们成为当今社会变革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能祸 CN037